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党的建设 >> 大调研

我的获得感


【信息时间:2018/3/27  阅读次数: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】

自大调研启动以来,我和小组里的同事们,忙里抽空,两人一组,一家一家敲开居民的家门,亮出身份,了解情况,征求意见,释疑解惑,互留电话,反馈回复,在大调研中真走细访、真难实解、真心问策、真情圆梦,自己也收获了满满的获得感。

 

获得感之一:理想信念的洗礼

给我们开门的是蒋老91岁的爱人,得知我们是镇里来调研的,老俩口很是开心,一个劲地夸居委干部,感谢海湾镇对老人们在生活起居上的关心。走进干净整洁的客厅,区委组织部颁发的“六十年在党”荣誉证书和盖着“国营九三九六厂”印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干部退休证被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不禁让我们肃然起敬,海湾镇颁发的金婚证书和婚纱照,见证了老俩口的相儒以沫、风雨同舟。蒋老向我们回忆了解放前后投身革命工作的风风雨雨,感慨数十年两地分居,爱人独自用瘦弱的肩膀承担了家庭的重任,既要下地干活,又要照顾家中老人、还要带4个孩子,非常不容易,现在“小俩口”终于团聚了,家务有居家养老服务员,吃饭有政府送餐,和大儿子住在一个小区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比以前住在市区开心,感恩党,感谢海湾,不后悔当年的艰苦付出。88岁的蒋老在我们征求意见和建议时,表示很好、没意见,镇里有需要他发挥作用的尽管讲。

走出蒋老家,我和张郁不禁感慨:我们现在虽然工作任务重、压力大,但是比起蒋老等老一辈的艰辛和付出,根本不算什么。已过下班的时间,我征询家住市区的张郁:“怎么样?”张郁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继续!抓紧时间多走几家!”

 

获得感之二:业务知识的拓展

“我十五岁右眼就因意外失明了,装了义眼,在市区住的时候不能办残疾证,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办?”赵阿姨比划着自己的眼睛。我暗想:眼球都没了,应该能办吧。为了稳妥起见,我还是承诺赵阿姨会咨询相关部门,不管行不行都会回复她。当天我们就咨询了镇残联,可是赵阿姨的手机关机了。第二天,我们还是没能联系到她,上午、中午、下午跑了3次,家里都没有人,所幸,最后一次失望地走出楼道时,眼前一亮,赵阿姨的儿子正在停车子,跟他作了沟通解释,看到我们把他母亲的事情放在心上,他连声表示感谢。而我则搞清楚了只要视力还没有达到评残标准,就不能认定残疾,看来不能凭感觉想当然啊。

“海湾铁路站以前通到上海南站的,现在为什么停掉了,本来挺好的,我们可以选择坐海航线公交或者火车到市区,现在只能坐公交车了。跟上面说说,能不能恢复?”杨阿姨充满期待地看着我。停掉已经开通的火车客运,肯定有原因的。我马上去了解,原来是这条线路浦东段附近有重大安全隐患才停运的,安全的新线路还在规划中。我们的答复消除了杨阿姨的疑虑,也让她有了新的期待。

“我们昨天刚刚从老家过来,孩子9月份要上幼儿园了,不知道积分怎么办理?”刘老伯有点忧心忡忡。同行的陆欣慰马上拨通了条线部门负责同志的手机,让刘老伯直接咨询,临走时除了党群连心卡,还留下了专业部门的咨询电话。回来后,我找了相关的材料学习,下回碰到同样的问题心里有底了。

看来大调研也是一门技术活啊,在走访中拉近了跟基层群众的距离,也在服务群众诉求中不断拓展了自己的知识面,如何实现双赢,需要我们自己去好好把握。

 

获得感之三:人才资源的发现

“我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,上海的第五只股票发行是我操作的,亲历了上海纺织业产业结构调整,在市国资委系统干过纪检工作,我爱人是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,现在退休了给女儿看家,以前我们没跟别人说过的,今天你们问了我才说了。”王老伯夫妻俩积极配合着我们填写资源登记表。

“我们夫妻俩都从事IT行业,在大学里就入党了,你们有啥需要我们服务的,我们愿意。”新海湾人小冯非常爽快地回应着参与居民自治楼道星空间的邀请。

“我们老俩口都是老农垦,大儿子在市区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,事业做得很好,小儿子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,孙女和外孙都在加拿大读知名大学。”提到孩子们,陈老伯颇有成就感。

“我外孙女大学毕业的时候被徐汇区和黄浦区两所重点小学抢着录用,后来去了汇师小学,教3个班级的数学,还担任了班主任。”钱老伯为农垦三代传承了艰苦奋斗、自力更生的农垦精神而欣慰不已。

“我1962年从武汉科技大学毕业后,分配在外地工作,后来户口回上海,安排在了农场,退休后,我一直还在学习,今年全国两会……”张老伯对时事政治侃侃而谈。

为了实现大调研成果的最大化、凝聚海湾新发展的力量,海湾镇在落实区大调研办规定的四张清单、积极为群众排忧解难外,还专门设了第五张清单——资源清单,借大调研的契机,把海湾镇的人才和资源作再排摸,形成资源库。而我在调研中,也的确发现咱们海湾镇真的是藏龙卧虎啊。

 

获得感之四:居民回访的感动

早上8点不到,我正埋头处理公务,有位年过六旬的阿姨轻轻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,一见到我,就笑逐颜开地上前握住我的手,一个劲地道谢。我以最快的速度在脑海里搜索这张似曾相识的脸,还好,很快想起来,原来是我一年前曾经碰过面的王阿姨。

“您是王阿姨吧?”

“对呀对呀,侬还记得我啊。”

“当然记得的,您今天一早过来,有啥需要吗?”

王阿姨拿出《海湾镇大调研党群连心卡》,很过意不去地对我说:“对不起啊,昨天侬跟妇联的张主席来我们家,我正好出门了,回家后儿子把这个卡片交给我,说你们来过了,很关心我们家,我一看,是以前碰到过的镇领导,感到特别温暖、又特别过意不去,所以今天过来一定要跟你和张主席说一声谢谢,张主席办公室在哪里?”

“她今天正好到区里开会了。”

“那好,我等会儿打个电话谢谢她。”

送走王阿姨,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其实王阿姨老伴长期住院、儿子刚刚失业后在学驾驶员,但是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儿子,对我们只有感谢却没有对我们提出任何要求,以后我会继续关注着王阿姨家,尽可能帮一帮。感慨之余,更加坚定:为了这些淳朴善良、可敬可爱的海湾居民,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撸起袖子加油干!


作者:董丽红